首 页 关于我们 南通书坛 当代书坛 网上展厅 书法研究 书法沙龙 南通书史 诗文画艺 书法论坛 投稿信箱  
最新公告: 汪瑞章先生书画作品网络展     [2017-04-25]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最新图片  


汪瑞章先生书画作品网络展


江海丹青•记忆——尤无曲作品展开幕
  最新上传
· 汪瑞章先生书画作品网络展 04/25
· 崇川区“弘扬廉洁文化 传播清风正气”软笔书法大赛通知 04/21
· 江海丹青•记忆——尤无曲作品展开幕 04/21
· 市青年书协四届四次理事会召开 04/21
· 汪瑞章书画作品展暨《幻庐诗存》首发仪式在如皋开幕 04/13
· 艺说海安——首届海安青年书法家提名展开幕 04/12
· 展讯:汪瑞章书画作品展暨《幻庐诗存》首发仪式 04/10
· 徐公正书法艺术工作室全国第十届魏碑书法(临创)班5月1日−5月5日在南通开课 04/10
· 围棋名手 文坛耆宿 04/05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书法沙龙  >>  列表
怀念陈云
 

□施宁

  我和陈云相识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俩都曾当过纺织厂织布车间的挡车工,后又同为纺工系统的工会宣传干事,经常一起联谊举办活动,一起外出学习取经,一起凭真才实学获得当时纺工系统工人中仅有的两个中级职称。许是俩人性格志趣相投,行为举止相似,认识的人都说我俩很相像。最有趣的是有一次,龚德老师和我说了半晌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后,才恍然大悟:“我还以为是陈云呢。”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陈云就已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市书法家协会主席。这位曾两次应邀东渡扶桑,被日本友人赞为“起笔似行云流水,举座皆惊;落笔如铁勾银划,不让须眉”的奇女子,当时却仍还是南通国棉一厂工会的宣传干事,勤勤恳恳干着写标语、换橱窗、出黑板报之类的琐事。那时,恰逢纺织工业部吴文英部长到南通视察,看到陈云的即兴挥毫,爱不释手,称赞说:“你真是我们纺织女工的自豪。”
  
  吴文英部长从南通带走的唯一纪念品就是陈云写的雄浑劲挺的两幅墨宝。我得此消息,采写了《纺织女工的自豪》一文,由《江苏工人报》刊出,向全省职工展现了陈云的精湛书法和人格魅力。通过这次采访,我更加深了对陈云的了解和对她的敬重。
  
  后来,陈云调到文联工作,与我所在的色织一厂仅一墙之隔,我们的交往更为频繁。纺织女工陈云进入好汉林立的文联,担任有史以来阳盛阴衰的书法家协会的主席,开始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陈云硬是以技服人,以德感人,很快打开局面,工作顺风顺水。那段时间,她常来色织一厂:电灯电线出了故障;水管笼头跑冒滴漏;桌椅板凳要修理;会议材料要打印等。
  
  陈云幽默风趣,豁达大度,人缘极好,一来二去,工人们都成了她的好朋友。只要她开个口,借人员借汽车帮忙布展;到食堂张罗几桌工作餐书协聚会,不管事情大小,大家都争相帮忙,随喊随到。甚至当文联有位青年遇到无房结婚这件大事时,陈云一出面,工人们出工出力出材料,几天的时间就将文联的楼梯间改造成了上下两层的漂亮婚房。陈云就像大家在帮她家的忙,赠送自己的书法作品酬谢那些帮忙的工人们。
  
  纺织工人出身的陈云,平易近人,她常说对别人好就是对自己好。陈云常以感恩之心善待亲友及生命中一切有缘相遇的人。她感恩寡居母亲抚养她的不易,自己虽已做了奶奶,仍对母亲言听计从,是出了名的孝女。那年,从唐家闸搬进城里新居后,怕母亲寂寞,她邀杨家湾的老邻居来陪母亲打牌解闷,备好水果茶点盛情款待,直到母亲又结交上了新邻居为止。
  
  去年,原纺工的几个工会干部想见陈云,大家聚会的那天,陈云尽忆大家对她的好,几十年前的小事她都记在心上。陈云以这样的心态对待生命中有缘相遇的人,朋友遍天下。陈云生病住院期间,前来探望她的人络绎不绝,令医生、护士眼界大开:有西装革履的银行家企业家;有潇洒随意的作家艺术家;有市领导有平民百姓;有各个系统的工人、干部;甚至还有仙风道骨、衣袂飘飘为她祈福的宗教界人士,就连看传达室的老人也颤巍巍地拎着自家产的鸡蛋来看她。我每次探望她,家中都是高朋满座,来者一拨接一拨。她说,做人做到这份上,我很知足。
  
  在与陈云的接触中,我觉得陈云写书法完全是超功利的,只要需要,她便欣然命笔;只要朋友开口,她就泼墨挥毫。放眼南通,大到庙宇路桥、宾馆会所,小到工厂学校、公司住宅,甚至小小的理发店,都能看到陈云的墨宝。
  
  陈云以书法交友,小到小学生,大到市委书记,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登门请教,她都一视同仁,精心指点。陈云提携后生更是路人皆知。她的学生有些后来还当上了文化界的领导,但她从不对人提起,更不以此谋私利。
  
  陈云知道我喜欢她的书法,常有赠送。我姑母过生日时,陈云为这位连跨三个世纪的老人题写了“跨三世纪寿星”;我搬进新居时,她送上了六尺整张苏东坡的《赤壁怀古》为贺。她迁新居时,我也从家中庭院里挑了她喜欢的桂花树、腊梅树移栽到她家屋前志禧。她还相约,等我父亲过一百岁生日时送一幅洒金红寿幛,我也信心满满地期待这一天。
  
  陈云对我的索求从不拒绝,甚至在患病期间也是如此。去年,在一次晚宴上,从南京来的友人想求陈云一幅字。陈云的书法能得到省城人的欣赏,酒精冲头的我一激动,立马打电话给陈云,她一口答应了下来。回去酒劲一过我大悔,怎么又忘了她是有病之身呀。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打电话取消索求。电话是施凤良大哥接的,他告诉我,字已写好了。因为当天陈云要住院治疗,乘早上精神好时写的。我忙赶了过去,字不但写好了,竟还是四尺整张的。我心疼地嗔怪她:“怎么写这么大张。”她说:“我可不能亏待了你的朋友。”有友如此,我复何求。
  
  因为陈云生病了,我父亲过百岁生日也未惊动她。今年四月底去探望她时,想不到她仍记得自己的承诺,很伤心地第一次在我面前承认不能写书法的现实:再也不能为你父亲写寿幛了。那神情真让人心痛。
  
  那次得知她开始用香港的一种新药,很为她高兴。五月初,打电话想去看她,施凤良大哥说,办了住院手续,明天住院开始第一个疗程。我没太在意,因为已习惯了她的住院出院,一心盼着她出院后再去聊天。五月二十七日,估计一个疗程结束,打电话想去看她……
  
  人有时会骗自己。初悉陈云患病我怎么也不肯相信是真的,后来又一直期盼着奇迹会在她身上发生。直到她去世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在躲避承认这一残酷的事实。转眼陈云离开尘世两个月了,挣脱万般不舍,艰难地拿起笔,遥寄出我那迟到的怀念。
  
  我知陈云不喜泪水,陈云去世,追悼会告别,我都没有落泪,我以为我够坚强。但当我打开了记忆之门,泪水还是不由自主地滚落了下来,想你,陈云!



分享到:
录入:  www.ntsfw.org  2015-07-31  人气:  
 
昵称:
回复内容: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南通书法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南通市书法家协会 备案号:苏ICP备12079233号 技术支持:东联信息
协会地址:南通市文峰路5号南通市书法家协会 联系电话:13921468218 投稿邮箱:ntwbz@126.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